(●—●)

苦学一年,然后回来。

我又不是什么不要脸的人,你何必躲着我,也太脸大了吧,以为别人会死皮赖脸的倒贴你吗。脸大。

我亦飘零久
十年来
深恩负尽 死生师友

假的假的假的假的假的假的假的假的假的假的假的假的假的假的假的假的假的假的假的假的假的假的假的假的假的假的假的假的全是假的我不在乎的我不在乎我不在乎我不在乎我不在乎我不在乎我不在乎我不在乎我不在乎我不在乎我不在乎我不在乎我不在乎我不在乎我不在乎我不在乎我不在乎我不在乎我不在乎我全都他妈不在乎了

        当年她曾什么都不要,只求能远走高飞,而现在,少妇什么都不想,只求能重闻南国的馨香,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安排呢?

        她停下画笔,屏息地注视,她忽然明白,假如有一天能回家啊,她也许又会想念这一刹那了。
        而事情果然是这样地发生了。

                                                        ————席慕容《四季》



真的是和此刻的我非常相似的心情了。

渴望改变。
也许在之后我过着我此刻所想要的那种生活后,我又会怀念此刻了,但我现在最渴望的,是改变。

其实我一直都知道我对她不是特别重要,但是她身上总有种让我不断靠近的吸引力,所以在这段友情中我付出过从未有过的努力,即使我自知我永远不会成为她最好的朋友。

但难道是人性本贱吗,我总觉得我对她那么好,可她从一开始的客气有趣变成现在的为所欲为。我有事会觉得也许是因为她早已知道我不会轻易放下这段友情,所以在边缘来回试探。我为她降低的底线就像是一个笑话。

我期望的是一段真诚的友情,我希望我们之间的友情是在毕业多年后回想起来也是非常美好的回忆,为此我已经给付出全部的努力了。如果这样还是没有结果,那我也不强求。

曾经我觉得为了这段友情我可以付出一切,但在你眼里这仿佛成了为所欲为的机会。你是我第一个这么认真对待的人,但我想以后不会了,无论是对你还是对其他人,我不会再像这样这样用心了。

明知道时间宝贵还是浪费了一个早上。
对自己也只有一句话可说了
——我看不起你。

在这里偷偷发。最近真的很绝望,没人在乎没人理解,又不知道该跟谁说。讨厌的人离得很近,喜欢的人虽然在旁边却总觉得我对她来说可有可无。状态不好真的又消极又绝望,可还是会有人以为我是开玩笑,甚至连我爸也拿自杀这件事情调笑我。真的真的对自己很失望。这个世界是个美好的世界,可我实在感觉不到。
最恨自己明知道要调整要改变却不知道怎么改变。想死又不敢死,想活又不太想活。如果我从来没有存在过就好了。
如果有人能看见,可不可以安慰我一下下,一下就好。